法甲

东京阴阳师六十八结界之中

2020-01-24 06:20:0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东京阴阳师 六十八.结界之中

吃过晚饭,陈启和筱田就开始起身前往学校。

“那个,筱田同学,晚餐的饭钱等事情了结了之后,我一定会还给你的。”

说明一下,陈启的这顿饭钱如先前说的一样,由筱田买单,当时陈启不禁又有一点庆幸自己现在这身女装了,不然如果他是以男生的形象过去再由女生买单的话,那还真是可以自己找个地洞钻进去了。

对于饭钱一事,筱田几乎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意见,或者应该说他对陈启本身就没有什么话可以说,不过鉴于她平时的态度也是这样冷淡,陈启也就见怪不怪了。

走过了两条街,学校就在不远处,不过陈启他们这番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地从有保安的前门进去,却也不是像上次他们举办试胆大会那样绕到学校后面的建筑工地,而是一直沿着学校的围墙走着,来到了一棵巨大的梧桐底下,似乎是以这棵树为标记,筱田伸手按到了与之相对的墙面上,然后吟诵起了咒文。

随着筱田吟诵的咒文,这个原本水泥糊的石墙突然就像是水波一样不可思议地晃荡了起来,然后,她就这样若无其事地朝着墙壁当中走了进去,而且别说,还真的让她给办到了。

看到这里,虽然筱田没有交待什么,但陈启好歹懂得如何有样学样的。他先是伸手向着墙壁试探了一下,确定那并不是实心的之后,才继续朝里面走了进去,这种感觉就像是穿过了一层膜,有点儿像你跳水的时候一头扎进水里的那种感觉,但是并没有那么激烈,而且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

陈启再看的时候,自己已经身处在了学校的里面。

“这是什么法术,这么厉害?”陈启吃惊地问道,阴阳师难道还会穿墙术的吗?

筱田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解答,而是像进来的时候一样,把手贴在那堵现在是波动着的墙沿上,然后念动着咒文,真正解答陈启疑惑的,是土御门老师的式神花江。

“其实这并不是什么穿墙术,而是我们刚才正通过了一个结界的门。”花江一边望向筱田正在关闭的结界之门,一边做出解释:“陈启大人应该听晴彦大人说过吧,这个学校包括祸野在内,一共被阴阳师们设下了三重结界。”

其中包括了笼罩在整个学校最外围,防止一般妖物接近的驱魔结界,还有设置在旧校舍,陈启也有些搞不懂原理,类似镜像副本的第二重结界,然后从这里,可以抵达这个学校封印阴泉的最后一重结界祸野。

陈启说出了他所知道的信息。

花江对此点了点头:“刚才筱田大人打开的就是第二重结界的入口,这个门和我们平常所见的物理空间上的门不同,它是一个传送口,如果没有合适的‘钥匙’,它就和看上去的一样,是一面坚实的墙壁而已,但一旦有人用咒打开了它,就能够将人传送到结界当中来。”

说明的时候,筱田已经完成了重新封闭结界入口的任务,补充地说道:“这个地方虽然有很多门可以进来,但是对于祸野来说,却是唯一的入口,如果有人想要打阴泉主意的话,就一定会通过这里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陈启点了点头,继续问道:“但是如今土御门老师被阴阳寮的人给带走了,他也说过那边的话会派人过来,万一……”

“陈启大人是在担心正面撞上他们?”花江问道。

陈启点了点头。

“应该不可能,”这次意外的竟然是筱田代替花江做出了解释:“阴阳寮的人并未察觉到敌人的动机,否则不可能这样带走晴彦大人,而且从这个结界开始,就必须知道进入的‘门’的位置和钥匙才行,这是被确认有守护资格的人才会被告知的事情,阴阳寮临时找的人根本不可能掌握这种东西,他们充其量也只会在最外围活动而已。”

这样的话,好歹会多一重防护,不过,那个隐匿在黑暗深处的阴谋者说不定会避开阴阳寮的人,就之前的结果来说,那个家伙已经用式神侵入过这个结界的。

“就是不知道敌人什么时候攻过来了。”陈启说。

“管他什么时候来,不过只要他敢来,妾身就一定要让他吃吃苦头。”之前也说过,八羽大人可不是什么宰相肚里能撑船的角色,早上的事情把她搞的这么狼狈,她就恼火的不得了,势要咬断对方的脖子。

而同样对那个偷偷摸摸感到愤怒的还有筱田,因为那个家伙的关系,晴彦大人才被阴阳寮给软禁了,就算是为了晴彦,她也要守护好这里,然后一举擒下对方,让那家伙付出代价。

两人一静一动,情感的流露倒是出奇的一致,正当陈启打算说点儿什么,来平复这两人冲动的时候,突然,这个结界当中传来了一丝波动。

就像刚才陈启他们进来时候的情况一模一样,只不过这里没有墙壁,而是空间发生了扭曲,然后可以看见一只胳膊凭空地撕开了空间,穿越了过来。

敌人!

这个词汇几乎一瞬间地同时出现了在场所有人的脑中。

没想到对方会来的这么迅速和凑巧,说不定陈启和筱田他们再晚一步,就让对方捷足先登了,不过没关系,先手现在还是在陈启他们这一边。

几乎是在反应过来之后,陈启和筱田就同一时间念起了咒文。

“哞,牟罗,讫里,咻——雷光!”

“归命!本生!催无相,缚!”

陈启发动的是他曾经束缚住濑菜的缚身咒,虽然那个确实有很多的机缘巧合在里面,而筱田的行动更加直接,她压根没有念什么软绵绵的束缚咒,而是直接发动了攻击的雷光咒。

那个有一半身体还卡在门中没出来的人也是一怔,但他的反应超快,单手在空中划了一个防御咒,把陈启和筱田的咒术全都抵消了下来,但是他没来得及松一口气,直接变成巨大银色妖狐的八羽大人,已经追赶着那陈启和筱田的咒文,一举跃然到那人的面前,然后挥舞着爪子,一爪把对方给抽飞了出去。

那个人真的被扇飞了好远,不过从八羽大人随即而来的咂嘴声可以得知,她并没有如她说的那样得偿所愿地撕裂对方。

不过当陈启看清了那个被八羽大人的力量带飞出去,如今正架着冒着赤焰长剑,一脸警惕望着自己这边的橘平治之后,也是一怔。

怎么会是他?

这家伙不是阴阳寮的人么,这样,陈启忍不住地回头看了一眼边上的筱田,但对方似乎也是跟他一样,盖住眼睛的刘海下来透露出了疑惑的目光。

君山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盘锦市中医医院
赤峰看妇科去哪个医院
石家庄牛皮癣医院那个好
柳州著名的癫痫病医院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