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甲

灭噬乾坤第三百二十五章大帝的相遇

2020-01-24 20:53:0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灭噬乾坤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帝的相遇

十万大山绵延无限,参天古木直欲攀登九霄,山峦高耸,云雾萦绕山腰,似是玉带飘渺。请大家看最全!

无量山安静的可怕,没有任何声音。一切可见的,还是不可见的,都已死亡,化成晶体雕塑,栩栩如生,似乎还活在无尽岁月前,只是时间定格,留住了他们昔日的容颜。

在无尽岁月前,这里拥有长生的传说,饮不老泉水,可得长生;吃悟道果,可领悟任何一种大道。但到如今,路断了,无量山也变成死寂山脉,横跨在亘古矢荒,如同沉睡的巨龙。

“难道在无尽岁月前,饮不老泉真的可以长生,可惜路断了,长生也成为奢望。”邵甫黑发问。

‘一条断路梦成空,敢问尽头有始终?’这是何等悲戚哀转,连一代战神般的人物,代表蛮荒一个时代的耶鲁戈,也要绝望发问。

“小子,你不觉得在如今的无量山,眼前所见的一切,皆是另类长生,只是对于这些化石而言,他们所感受的时间已停止。”圣灵道出惊人推测。

即墨脑海震荡,真如圣灵所说,眼前的这一切,或许的确是一种长生。从无尽岁月前到现在,无量山都不曾有改变,这些晶体塑像存在不知多少个岁月,任时光荏苒,他们依旧长存。

“那条路怎会断?”肖屠飞不明白,轻声发问。

这是无解的谜题,在无尽岁月前,自撼天大帝后,在滚滚时间长河中,就遗留下这个等待挖掘的谜底。

众人没有答案,再次离开,那种不适更加明显,他能很难再提起太高兴致,或许在不久之后,四人也会成为这里的一尊晶体雕像,与无量山共渡漫漫时光长河。

也许在不曾记载的岁月里,无量山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不详,才造成眼前的一切。

“我感到离那个地方越来越近,有一种莫名冲动吸引我,让我赶紧到达那里。”圣灵开始激动。

天际始终湛蓝,无量山内仿佛没有白昼黑夜,正如圣灵所言,这里的时间静止,即墨四人如同闯入这种静态的突兀过客,见证着被定格的曾经。

“糟糕,我感到有东西飞过。”李罡炮骤然惊声后退,虚汗满脸。

“怎么可能,整个无量山,除了我们四人,连个鬼都没有,那里会有活物。”肖屠飞被吓得跳起来,扶着胸脯强自镇定。

无量山有未知无数,他们不过看到冰山一角,或许真的有可怕存在。

“确实有鬼。”即墨停步,看了李罡炮一眼,神色凝重,道,“刚才有幻灵飞过。”

幻灵若不想让人发现,普通修士根本就看不见,但即墨拥有心眼,那些幻灵在他眼中无处动形。

“墨哥儿你别唬诈我等。”邵甫黑背上直冒倒汗。

“我们恐怕闯入幻灵堆了。”即墨抬起紫眸,缓慢扫过四周,对三个土匪传音道,“放轻脚步,跟在我身后,莫要说话。”

三个小土匪大惊,纷纷提起一百二十个心,蹑起脚步紧随即墨。

“这些鬼灵智不高,你们不用太担心。”即墨手中掐起奇妙手印,一道青色光幕覆盖四人,那些幻灵见之则避。

这些幻灵飘荡在天地间,摇头晃脑,没有固定形状,有时是人形,有时又是兽态,模拟万物形态,像是一团气体,但他们又的确是生命。

“此处怎会有如此多的幻灵。”即墨浓眉紧蹙。

满地都是幻灵,无边无际,放眼过去密密麻麻,连半空中都飘的是,用摩肩接踵形容都显得不够贴切,完全是簇挤在一起。

阳光明媚,但整个空间中都充斥着阴冷,寒可彻骨,四人冷的牙关紧咬,这种寒冷根本无法抵御,冷到骨髓深处。

“莫非此处有超级龙脉。”即墨揣测,但他不敢勘探,这些幻灵不惊动则已,一旦被惊扰,万千幻灵涌上来,他们会被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。

“真特码的活见鬼。”肖屠飞龇牙咧嘴,抖着满身鸡皮疙瘩。

四人很小心,连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,即墨识海中,那圣灵竟然瑟瑟发抖,似乎遇见不可思议的事,但不论即墨怎样问他,他都不回答。

最后,四人终于走出幻灵的包围圈,都直接瘫坐在地,冷汗练练,感到后被都阴森森的,冷气直冒。

“那里有一个可怕的幻灵,比死脉地的孽龙还强多倍,他一直看着我们走到这里,但却没有阻止。”圣灵连声音都在颤抖。

即墨感到恶寒,自从进入幻灵地界,他就感到有种被窥视的感觉,原来是有一个可怕存在于暗中窥探,而且完全无法得知那个至强者的意图,他为何要放几人进入这里。

“你们看,那是何物,该不会又是幻灵!”肖屠飞指着天边,惊声说道。

四人正处在一座大山的山腰,在遥远的天边,另一坐高山上,云霞萦绕,似是彩连,金光万千,如同一座飘渺仙山,在无限金光深处,居然有几道身影,那些身影像是欲要腾飞的真仙。

两座山相聚很远,以至于那几道身影有些模糊,看不清他们在干何事。

即墨摇头,道,“那些并不是幻灵,而是至强者留在世间的印记。”

幻灵与强者印记有很大区别,强者印记终究只是昔日强者遗留在世间的幻影,而‘灵’,却是生命。

“就是那里,那里正是我那种特殊感觉的源头。”圣灵激动说道,“快去那里,或许在那里,我能发掘某些幸秘。”

即墨点头,招呼三个土匪,四人向着那座飘渺仙山驰去。

急行半日,四人攀上一座高山,与那座仙山隔无数山脉相望,终于看清了那些‘仙人’的模样。

一尊来自无尽岁月前的真仙突现山顶,他被朦胧混沌气环绕,使人无法看清他的真面貌,但透过混沌气,依旧可辨他魁梧的身姿,如同山岳般挺拔,仿若大海般浩瀚。

自那尊身影出现,整个天空好似凝结,自虚空深处传出一首战歌,鼙鼓轰鸣,歌声嘹亮,无边无际的战意笼罩天幕。

那人似乎可以战天战地,他要破碎挡在身前的一切阻碍,绝不会退缩,永远没有屈服。

“这是一尊大帝,而且绝对是大帝中的佼佼者,站在巅峰的那几位。”圣灵谨慎道。

那虚影缓慢抬起手,点在天空,一条隐形的天路出现,那天路宽阔无边,直上赤霄,通往云端深处,在那路的尽头,仿佛有一棵古树,古树喷吐七彩霞光,笼罩着树底的一汪清泉。

“悟道果树、不老泉。”邵甫黑喃喃,向虚空踏出,脚下是万丈深渊,不可见底,但邵甫黑仿佛没有发现。

“醒来!”即墨大惊,瞬间被惊醒,提起邵甫黑,急急后退。

他们与那虚影不知相隔多少里,都被那种无上气息所影响,实在难以想象身处那座山上会是何种感受。

“太可怕了,我差点把那当做现实,真的要踏出一步,走上那条路。”邵甫黑后怕道。

轰!

那尊幻影大帝出手,他只是简单的轰出一拳,打中那条路,然后那条路竟寸寸崩断,从天阙降落,满天的混沌金光,四人根本看不出发生何事,只感到天地崩碎,时间消溃。

难以明晓到底过了多久,混沌金光消失,那尊身影走向天空,天路崩断,尽头的不老泉消失不见。

“发生了何事?”邵甫黑不确定问道。

“似有两个至强者同时出手,让苍天都崩溃了,乾坤无存。”肖屠飞讷讷回答。

无人知晓那场对决的结果,但那条路断了,那尊身影离开了。

“这是哪位大帝,如此霸道。”李罡炮惊叹。

“自古而今,或许只有一尊大帝,能行如此霸道之事。”

“撼天大帝。”

“难道那条路是被撼天大帝所斩断?”邵甫黑道。

几人摇头,这只是推测,但可能很大,毕竟自撼天大帝那一世后,无量山方变为生命禁区,不老泉始才流失,悟道果树也逃入虚空。

那尊身影走后,又一尊真仙降临,他的面貌清晰可见,岁月以令他蹉跎,他的腰佝偻,像是被无数冤魂缠身。

那身影站在山巅俯瞰断谷,许久后抬起手掌,像是要拍出,但最终他收回手掌,仰天重叹,转身离开。

“我知道他是谁,南岭大帝,生前身后,只留一块无字碑。”即墨在魔亡陵见过这尊身影,正是南岭,自他之后,再无南岭,空有神州。

“大帝在感叹什么?他为什么未拍出那一掌,那断谷内又有什么,难道是与撼天大帝对抗的那个未知存在?”

“不可能,过了无尽岁月,连大帝都不可能有那么悠久的寿命。”

南岭大帝走后,又一尊身影走来,他走过留下无数身影,每一尊身影都像是他,没有真假,仿佛有无数个他,又像是只有一个他,不知道哪个是真实的他,又不知那是不是他。

“又是一尊大帝中的王者。”

“这难道是越过无数岁月的变迁,大帝重新相会的盛宴?”

……

长春治牛皮癣医院怎么去
广东省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江苏治疗白癜风最好医院
六盘水癫痫科医院专家
淮安牛皮癣治疗费用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