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竞

【雨墨】民工,洗洗睡吧(微型小说)

2019-09-13 05:24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摘要:导言:昨天看到河南农民工郑艳良无钱手术,自锯右腿的新闻后,心情压抑,遂成此文。普通人的无奈与挣扎,令人揪心。 导言:昨天看到河南农民工郑艳良无钱手术,自锯右腿的新闻后,心情压抑,遂成此文。普通人的无奈与挣扎,令人揪心。
宋大祖从床上爬了起来,径直走出房间。
“干嘛?”兰花睡得迷迷糊糊,声音含浑。
“撒尿!”宋大祖说,不一会儿,就听到隔壁尿桶里传来很响的声音。
宋大祖撒完尿,却也没了睡意,便打开大门,搬了张椅子,一个人坐在自家阶沿上,掏出烟抽了起来。
入秋了,虽然连着几个大晴天,可空气里还是透着凉爽。宋大祖赤着上身,微风吹过汗毛,感觉痒痒的,像许多毛毛虫在身上爬。
天空显得很高很空旷,风吹过房子前的几棵大树,沙沙作响。宋大祖站起身,感觉肚子有点饿了,于是转身来到厨房里,端出晚上吃剩的肉辣椒碗,用手掏里面的肉吃。这时候婆娘兰花也起来了,披着一件半旧睡衣来到宋大祖身边,宋大祖一抬头,隐约看见兰花雪白的 在睡衣里晃动。宋大祖便停止找肉,眼睛盯着兰花看起来,兰花不知道宋大祖正盯着自己,自顾自地走进厨房隔壁的厕所小解,她坐在便桶上,睡衣半开,那对 像是一对可爱的白兔,随着兰花身体的晃动而晃动,勾得宋大祖浑身燥热。
宋大祖放下碗,洗了手,待兰花小解出来洗手的时候,他从后面一下子抱住兰花,兰花突然被宋大祖抱住,吓了一跳,转过头看到宋大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,便知道他什么意思,骂了起来:“死鬼,你还是留点力气白天干活吧。”
宋大祖不顾兰花挣扎,抱着兰花的腰从后面把嘴凑到兰花耳根子边上咬,粗重的呼吸吐在脖子上,痒得兰花“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双手反过来摸着宋大祖的头。
宋大祖见兰花开始配合自己了,便将手往上挪,抓住兰花的两只大 揉了起来。
“死鬼,有痛呀,轻点。”兰花一边骂,一边闭上眼睛,鼻子里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起来了。
很远的地方,传来了几声狗叫声,厨房角落鸡笼里的鸡见有光,便都跑了出来,在两人旁边若无其事地啄食肉沫。宋大祖将兰花顶在墙上,一只手撑着墙,另一只手急急地脱自己的裤子。
“大祖,儿子昨天打电话来,说这个月伙食费快用完了,明天得打几百元给他了。”兰花转过身来,任由宋大祖在自己身上乱啃。
宋大祖的儿子去年考上的高中,每年费用得上万元,宋大祖停住嘴,说:“我身上也就三百了,明天你打他卡上去。”
兰花“嗯”了一声,挣脱宋大祖,朝睡房走去。
“就在这里吧,找点新鲜的,别每天都是在床上。”宋大祖一把拽住婆娘,一边说。
“大祖你发什么神经,这里可是厨房,这么脏的事情怎么能在厨房里做。”兰花一听,骂了起来。
“这个月十四你三姐大儿子结婚,你要记得去帮忙呀,然后问问你兄弟去多少钱?”兰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。
“知道,去年大哥儿子结婚,去了四百,今年应该一样吧——你身上还有多少钱?”宋大祖心不在焉地问。
“我身上哪还有钱?我家二弟新开了个电器店,昨天从他那买了个几百元的热水器——秋天来了,洗热水澡方便点。今天和你二姐去逛街,给你和儿子买了两件冬衣,早点买,便宜些。你二姐第一次带着孙子到家里来,我拿了一百打发人家。”兰花说完叹了口气,脸上的兴奋荡然无存了,“你别以为你那点钱放我这里,我乱用了啊。”
“我可没有,咱不管他了,做咱们的事。”宋大祖见兰花叹气,生怕失了兴致,赶紧把兰花拉进睡房,急急地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。
“你在李胖子那的工钱还有多少?”兰花对眼前赤条条的男人视而不见,继续问。
“我还没和李胖子对帐,我估摸着也就三千左右吧。”宋大祖一边说,一边帮兰花脱去睡衣。
李胖子是个搞建筑的小工头,宋大祖跟着李胖子做小工有两三年了,李胖子脾气火爆,但他从来不克扣手下人的工钱,信誉不错。
“这钱咱不能动,得留着明年我父亲做大寿,我做姑娘的时候他极疼我,我可不能在娘家人面前丢脸。”兰花边说边躺下,宋大祖随即爬了上来。
“你来点兴致好不好,你看你就跟平时绣花纳鞋底一样,哪像做事呀。”宋大祖在上面动着,对身下无动于衷的婆娘埋怨起来。
“老夫老妻了,还想咋地,你想做就做,不想做拉倒,哪来那么多名堂!——是不是嫌弃我了?宋大祖我可告诉你,你可别背着我在外面偷女人,让我发现我打断你的狗腿。”兰花不甘示弱。
“我一普通民工,要钱没钱,要本事没本事,要模样没模样,哪个女人会看上我呀,要真外面有女人,我还能在家里这么卖力。”宋大祖一脸坏笑。
“你少跟我贫嘴,现在的女人,贱得很。”兰花余怒未消,但语气明显柔和多了,鼻子里发出轻哼声,一副很享受的样子。
宋大祖把兰花翻了过来,兰花很顺从地双脚脆在床上,任宋大祖折腾。
“大祖,老爷子的墓明年要改了,十年了。”兰花的声音些颤抖。
“知道。”宋大祖气喘吁吁地说。
“大祖,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小工,明年自己转个大工做做,一天能多个二三十块钱;或者你也像李胖子那样,去包点小工程,我来帮你打下手,做小工。明年如果儿子考上了大学,可是要一大笔钱呢。”兰花手撑在床上,回过头来对宋大祖说。
“嗯......啊......嗯.......啊.......”宋大祖昂着头,动作越来越快,不知道是由于兴奋在叫,还是在答应兰花。
“我在这里欢笑,也在这里哭泣......”宋大祖的手机响了。
“哪个猪头,这时候打电话来。”宋大祖听得手机响,一个激灵,恼怒地骂道。身子却不但没有挪动,反而俯下趴在兰花背上,双手从兰花背后伸过去,抓住兰花那对晃动的雪白大 揉了起来。
“肯定是找你有事了,不然谁会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呀。”兰花边说边推开宋大祖,宋大祖这才极不情愿地跳下床,从裤兜里拿出手机一看,是工头李胖子打来的。
“李老板,啥事?”宋大祖问。
“宋大祖,明天陈老板房子浇顶层楼面,你早点过来,明天无论如何必须浇完,听到没!”李胖子的口气不容商量,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“靠,神气个屁呀,神经。”宋大祖骂骂咧咧地重新回到床上,想延续刚才的 ,却发现自己再也延续不了了。
兰花见宋大祖一脸沮丧,忙拉着他的手,安慰道:“大祖,算了,明天你的活可不轻松,还是留点力气明天干活吧,——新买的热水器,咱们洗洗睡吧。”

共 2 7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作者因看到河南农民工郑艳良无钱手术,自锯右腿的新闻后,心情压抑,写下此文。普通人的无奈与挣扎,令人揪心。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。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穷苦老百姓来说,“柴米油盐酱醋茶”的压力已经足以压弯他们的脊梁。生活与活着,虽是一字之差,却有天壤之别。能够追求精神世界的人,是有能力掌控生活的人。而只求物质满足的人,是艰辛活着的人。一篇反映现实,颇具讽刺意味的微型小说,思路清晰,情节严密,语言朴实无华,明白晓畅,风格朴素自然,情节衔接流畅,情感流露自然且真实。问好作者。小说推荐共赏!感谢您赐稿江山文学——雨墨梦乡,期待您更多精彩!【编辑:寒璃瑟音】
1 楼 文友: 2016-05-25 17:49:50 感谢作者赐稿雨墨梦乡!遥祝您写作愉快。 多愁善感,好弾秦筝,时刻都在穿越的“久”千岁。
2 楼 文友: 2016-05-28 20:40:01 在墨香的世界书写云淡风轻,在文字的海洋过尽千帆,婉约的文字激起浪花朵朵。作者内心细腻将丰富的情感融入在文字之中。寒冰拜读老师佳作,遥祝写作愉快。 你若不离不弃,我定生死相依,寒冰若水天涯梦,伴你万世渡轮回。小孩老是流鼻血是什么原因
小孩发烧流鼻血
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
小儿口舌生疮
分享到: